您的位置:首页 >万博亚洲客户端>教学科研 > 详细内容

我只是偶然成为你的老师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-12-08 浏览次数:1228 次 【字体:


我只是偶然成为你的老师

文/万玮

经济学家张五常是个很有趣的老头,他写过一本书,叫做《吾意独怜才——五常谈教育》,其中很多观点与众不同。

例如他不鼓励自己的孩子中学时读书太用功,主张真正发力应该从读硕士开始。我知道张五常是因为他一篇谈契约的文章。

张五常讲了一个很有争议的例子。

早年,他见过三峡上拉船的纤夫,会集体同意雇一个监工用鞭子来抽他们,这便是有名的“纤夫合约”。

因为彼此不信任,害怕有人偷懒,竟然会完成这样的合约,简直不可思议。

一群人在一起,完成一项任务,如果没有人统一指挥协调,效率会非常低。我外出旅游时,对这一点感受深刻。

监工也好,管理者也好,既然存在,便有合理性。我学过一段时间管理学,深感其博大精深,且永无止境。

教育中重要的一部分是管理。

然而,教育的核心却不是管理。为了保证自习课的纪律,老师安排小密探,或者,如果条件好的话,干脆在教室里装一个摄像头,纪律问题一定解决。

这是有效的管理,但不是好的教育。

在几十年的急功近利之后,大家突然意识到回归自然的重要性。

绿色,环保,健康。蔬菜要有机,家禽要散养。其实教育也是一样的,管到后来,还是得放。

管是为了不管,教是为了不教。

教师在,秩序井然;教师不在,一盘散沙。这一定是管理方式出了问题。其背后,是管理理念的偏差。而管理理念的偏差,是教育意识的不足所致。

我们这一代人小时候,父母在教育上多半是不作为的。那时候刚解决温饱问题,还关注不到教育,再说孩子也多,不像现在这么珍惜。可是很多人成长得很好,长大后照样大有作为。

教育者不作为至少比乱作为要好。

一对夫妇有一个13岁的儿子,暑假他们把男孩送到澳洲的一位朋友那里呆一个月。

第一天,朋友便告诉男孩,这一个月中,男孩要自己起床,自己做早饭,自己做家务,如果外出,得自己研究地图,自己坐车……

因为他们很忙,照顾不了他,再说,不欠他父母什么,因此,没有必要对他负责任。

一个月之后男孩回北京,他的父母惊奇地发现儿子完全脱胎换骨,不但勤劳能干,而且彬彬有礼。

他们无限感谢澳洲的朋友,问他用了什么方法。朋友说,他其实什么都没做,只不过把男孩当作一个成人对待而已。

不作为也可能导致孩子们的发展方向不可预知。因此,一开始适当地有作为也是必要的。

但一定要记住,有作为的目的是不作为。哪一天,孩子自己成长了,发展了,浑然不觉是老师的帮助,以为是自己的努力,这才是老子推崇的最高管理境界,也就是无为。

教师要时刻意识到自己的身份,明确自己的定位,不可越俎代庖。

你教的孩子跟你没有一点关系,你们只不过碰巧认识几年而已。你对他的影响力很可能是——零。

想象一下教孩子学骑车的情景吧。刚开始你可能要用力稳住自行车,然而你一定要学会放手。不然孩子永远学不会。你放了手,孩子会摔跤,可能还是会失败。你不放手,孩子已注定不能成功。

在教育的舞台上,教师也许会光芒四射,震撼全场。台下坐的是家长。

然而,好的教育一定要求老师从台前回归到幕后。教师不是演员,不是导演,不是编剧。还是走到台下,跟家长坐在一起,做一名观众吧。

观众所能做的,就是加油,鼓励,欣赏,喝彩,以及,持久的关注与期盼。

那些最糟糕的例子,都是因为观众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冲上舞台,成为搅局者。或者,干脆离开了剧场,放弃了自己的职责与使命。

我能做什么呢?我只是偶然成为你的老师。

 

 

【打印正文】